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盐州,顾名思义,就是因为产盐而得名。

    在天宝年间时,此地叫做五原郡,后来几经反复,被命名为盐州。

    这个一直以来属于汉地的盐州,在前唐之后,就渐渐脱离了中原。

    这便是时代的悲哀。

    当中原强盛时,周边无不俯首,和小羊一般乖巧。

    但当中原衰弱时,这些小羊马上变身为饿狼,扑上来疯狂撕咬。

    这些治乱循环多次上演,几无例外。

    盐州是灵州左翼的最后屏障,所以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盐州守将张崇站在城头,看着前方,踌躇满志的道:“盐州左侧有洪州和宥州,右侧有韦州,注意当面之敌就是了,宋军中路乃是沈安,人说沈安用兵如神,可盐州固若金汤,某倒是想看看他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麾下有人吹捧道:“右边的西寿军司还未有消息传来,可见宋军才将发动,还早着呢。至于左边,折继祖哪里打的过来,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张崇双手按在城头上,看着正面,“前阵子沈安和韩琦在环州出现,这是在酝酿了,可时至今日,为何还不动手?大军出征,每多一日,后方的粮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